1.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  2. 资讯中心
  3. 包包资讯
  4. DIOR MEN 2019 夏季时装系列 : 一场 Christian Dior 两面性格的对话

联系我们

  • 鼠货吧
  • 中国香港九龙长沙湾道75号31F5座
  • 微信号:dmall139
  • 苏先生

DIOR MEN 2019 夏季时装系列 : 一场 Christian Dior 两面性格的对话

Christian Dior 曾在其自传《Dior, by Dior》中阐述两个 Dior 的存在:一个是他真实的自己,另一个是虚构的,也就是诞生于1947年的 Christian Dior 时装屋。作为 Dior 男装新任创意总监,Kim Jones 为品牌设计的首个系列以 Dior 时装屋传统语彙新颖演绎传奇设计师的个人符码。这是一个双重颂讚--向 Dior 本人致上敬意,也向 Dior 带来的时尚之梦高声喝彩。


Dior Men 2019 夏季时装系列展示一场 Christian Dior 两面性格的对话,从他的生平逸事与奔放创意中各自汲取灵感。本系列的製作工艺和面料选择受高级订製服启发,Kim Jones 使用1947年由建筑师 Victor Grandpierre 为 Dior 蒙田大道30号总店装饰的法式印花棉布(toile de jouy),崭新的 Dior 男装元素以提花或刺绣呈现,与珠罗纱、皮革和羽毛等轻盈柔软的材质形成鲜明对比。


将女装的高级订製灵魂转绎进男性时装结构裡,更圆润的肩线与宽鬆的线条,体现出绝对的纯净轻柔。撕破的围巾式衣领点缀衬衫后侧,隐约露出脖颈。名为 Tailleur Oblique 的新款 Dior 外套以对角方式包覆身躯,向源自1950年秋冬季系列的一款作品致敬。外套以轻盈的咯什米尔羊毛和马海毛作为主要材质,也包含 Dior 先生锺爱的英国羊毛,那是他自身衣柜裡大量出现的布料,也时常替顾客选用。结合传统与现代,Kim Jones 将高级时装与运动风格灵活交融,描绘当代的男性气质。


花卉图案贯穿整个系列,反映 Dior 先生对大自然的热爱,以及他所谓「女人如花」的概念。本系列的花卉图案取材自 Dior 先生的瓷器珍藏,设计师将之演绎成更具现代气息的印花及刺绣。Lemairé 工坊製作的羽毛刺绣覆盖于漆光面料上,绽放如骨瓷的釉光质感。Christian Dior 在童年曾深受爱德华时代的美学影响,他本人亦对十八世纪无限嚮往,那个时代的装饰理念构成本系列色彩基调:蓝色、白色、儿时家乡格朗维勒宅邸独有的淡粉色,以及品牌经典的特里亚农灰。色系中的一抹金黄呼应艺术家 Jean Cocteau 对于 Dior 的独有定义:「他是这个时代少有的天才,他的名字由上帝(Dieu)与黄金(Or)组成。」


Dior Men 2019 夏季系列也细腻记载一段 Dior 先生的私密回忆。他曾有一隻名为 Bobby 的狗,这隻狗成为一款 Miss Dior 限量香氛的瓶身设计,1948年秋冬系列中的一套西装也以牠命名。Bobby 的身影在本系列巧妙作为装饰元素并反覆出现。


本季配饰新颖演绎迪奥家族在1920年代使用的公司印章,另一个刺绣标志则始于1905年,源自 Christian Dior 的出生喜帖。成衣的製作工艺也深受 Dior 先生个人生活的影响:外套如同反穿一样展现条纹衬裡,露出巧妙叠加的丝绸与欧根纱。Kim Jones 透过各种精湛细节向高级时装工艺献上敬意。


配件设计灵感同样源自 Dior 独有的品牌财富:标志性 Saddle 马鞍包经重新设计首次登上男装伸展台,以斜肩包、后背包和腰包三种形式呈现,甚至以饰品方式点缀皮革夹克。缀有刺绣花边的法式印花棉布运用在皮件饰品上,搭配其他的 Dior 符码:籐格纹以雷射微雕呈现于皮革上;以及全新三色组合的 Oblique 图腾帆布。


Christian Dior 强调他的时装屋的建立并不只来自他一人,而是一群人的齐心协力,Kim Jones 亦遵循此团队信仰,并涉足多个创意领域。日本品牌 Ambush 的联合创始人 Yoon 担纲此次的配饰创作,运用 Dior 经典「CD」图案、花朵和昆虫发展出新古典主义风貌;1017 ALYX 9SM 的设计师 Matthew Williams 设计新的金属釦环配饰细节;Stephen Jones 从时装屋典藏中汲取创意,以原创的「Christian Dior Monsieur」设计为基础打造全新帽饰。而这次时装秀也特别委託艺术家 KAWS 以他著名的 BFF 公仔创作,打造一尊玫瑰花製的巨型化身置于 Dior 秀场,手中还握著 Miss Dior Bobby 香水瓶的复刻品。不仅如此,KAWS 还对 Dior 的标志性蜜蜂图案展开全新解读,以刺绣与印花的面貌作为贯穿系列的精神象徵,反映出 Dior 先生的信念:「从大自然取经,永远不会出错。」